邻水县论坛网

清涧县网络公司

卢宇光叙利亚军事日记:俄军总指挥气得双手发抖!

周日,一则美联社发的新闻使许多人感到有压力,特别是叙利亚高层。

1月22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伊斯坦布尔与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支持安卡拉打击被土耳其取缔的库尔德工人党。

拜登说:“土耳其遭遇的威胁不仅仅是伊斯兰国,库尔德工人党也是同样危险的组织,它是恐怖组织。”

拜登称:“贵国政府曾试图商定和解,但无济于事,你们没有其它选择,你们应该表现出调解问题的政治意愿,当然,还应该竭尽所能保证本国公民安全。”

同时,与达武特奥卢不同的是,拜登没有把叙利亚民主联盟党称为恐怖组织,安卡拉认为叙利亚民主联盟党与库尔德工人党有染。

拜登表示,美国对叙利亚问题持乐观态度,他还指出,美国领导层寻求政治调解叙利亚危机的办法,“不能只通过军事方法”解决这一危机。

美国人喜欢吹牛,但吹牛往往也能镇住类似于叙利亚等国家的弱势群体。

对于俄罗斯就完全没有效果了。

在叙利亚进行军事行动必须要具备以下条件:一、政治层面: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美国人能说服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俄罗斯和中国么!二、军事条件:强大的后勤补给线;空军基地;海军基地;地面保障群;综合情报糸统等等。

记者在叙利亚拉塔基亚基地碰到俄罗斯总参军事学院合成战役糸的专家赫里托夫.安徳列耶维奇,老安说,俄军正在叙利亚偿试综合运用陆海空战场战术综合数据链、陆海空战场侦察情报体系、指挥方式改革等主要技术攻关成果,对基于信息系统的作战力量构成、作战指挥模式、情报侦察机理、体系作战战法等23个方面进行了创新实践。

老安认为,跨境体糸作战的主要机理是最高指挥机构与基层作战体系的链接,也就是俄罗斯总参作战总局局长直接与前沿某一作战群指挥官的作战数据连通,体现效果和排除干扰。

上将与上校的数据往来。

凤凰记者多次进入叙利亚俄罗斯军事基地进行观察,战争巳经迫使军事体制、隶属关系进行改革。在叙利亚俄罗斯空军、海军基地,巳经打破部队传统建制、序列、指挥体系、装备保障机制;战勤、军工、网络等层面。

政治因素也决定着叙利亚问题解决的前景,但是,各方显然力均势敌,力量不差上下,较量也保持着平衡的军事态势。

显然,都不着急等待出现叙利亚各阵线和谈结果。

目前,俄罗斯、美国、法国、中东阿拉伯联盟、土耳奇、以色列、伊朗、伊拉克等国家涉入叙利亚军事行动:打击ISIS!

而实际上,可以分为三大类阵线,均有自己的利益目标。

阵线A为美国、土耳奇、阿拉伯联盟为主的军事集团,终极目标是叙利亚政权更迭,巴萨尔下台。

阵线B为俄罗斯、伊朗、叙利亚等国家,确保叙利亚巴萨尔政权存在。

阵线C为类似伊拉克等中间立场的国家等。

记者在叙利亚碰到一位法国的自由撰稿人索郎索瓦.让。

让为了证明自己是记者,给我看了许多他出生入死世界各热点地区的视频,有阿富汗、伊拉克、车臣、叙利亚等。

让去过叙利亚ISIS阵地,也去过自由军阵线,与政府军也保持着良好关系。

让有法国人的坦率,他说,许多人认为他是自由间谍,没有阵线和固定服务对象,俄罗斯人也这样认为,这次由俄罗斯卢比杨卡广场(原克格勃总部)专程邀请到俄罗斯驻叙利亚军事基地访问,路费全部报销,还有一笔丰厚的稿筹。

让说,叙利亚是各方收获利益的赌盘,较量的对手只是美国与俄罗斯:包括政治、军事、盟友、经济的压注。

美的打击目标似乎一致,都是那个“ISIS”。但是到过叙利亚各阵线的让就就发现,美俄的打击目标并不一致。俄罗斯的导弹直击“伊斯兰国”及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美国的导弹盯着的是“伊斯兰国”占领区内的叙利亚基础设施。

俄罗斯战略目标是打击美国的软肋——组建反恐联盟、打击伊斯兰国一年多后仍不见效,并且维护叙利亚“合法政府”,在打击“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的同时,减弱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力量。

美国攻击的是叙利亚巴沙尔政府。从空袭开始,就没有真心想消灭“伊斯兰国”,而是借机拉大旗组建反恐联盟,推翻巴沙尔政权才是首要目标。

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战事,当然还有与欧美围绕乌克兰问题制裁俄罗斯有关。普京要用战争方式,显现俄国的强和美国的弱,最终牵着美国的鼻子到谈判桌上,谈谈合作,谈谈解除对俄制裁,谈谈乌克兰问题的后续合作。

风马牛不相及的战争目标,打出的不是谈判,而是混战。美军停止了对叙利亚反政府力量的训练,而是直接空投武器弹药,要他们上战场。叙利亚反政府武装随后宣布停止政治解决,要全力以赴于武装斗争。嗨,最有意思的是,基地组织也从地下走向公开,要与俄军对抗。美军曾经的最大敌人,转眼间似乎成了战友。

俄罗斯的空袭也激发了盟友的汇集,叙利亚政府军、伊朗什叶派志愿者、被美国戴上恐怖分子帽子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民联盟、黎巴嫩真主党、土耳其库尔德人民保卫联盟,都在摩拳擦掌,要团结起来打击“伊斯兰国”,用枪杆子说话。

于是,又一个戏剧性场面出现了: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和叙利亚、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成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原本共同打击“伊斯兰国”极端力量,现在各自服从于俄美的战略对撞。

而受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土库曼人武装成为俄罗斯为报复苏-24被击落事件的主要复仇对象。

让认为,记者刚刚去过的叙利亚北部沙尔姆镇,也就是俄罗斯空军与叙利亚政府军联合作战的重镇,土库曼武装成了ISIS的殉葬品。

萨里姆是叙利亚北部山区土库曼武装的喉咙,也是通往吉尔吉斯舒古尔的唯一要道,几年前,基地组织和叙利亚土库曼武装在吉尔吉斯舒古尔医院大开杀戒,成为宗教冲突的血仇。

工作中的凤凰战地记者卢宇光

叙利亚政府军在当地只打了击溃战,而不是歼灭战,2000多土库曼武装坐大巴车扬长而去,怪不得俄罗斯军事专家气得双手发抖:叙利亚指挥官还有脸欢庆胜利,应该拉出去毙!

清涧县网络公司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